◇(独家)解读“习主席的文化理念”系列专题  ◇游玩勃隆克沙漠,食宿裕都宾馆  ◇多媒体公关宣传/整合营销  ◇火!2018北京风痕“10+30=1800”网媒炒作推广方案  ◇采风系列《自驾中国行》  ◇北京风痕文化传播——传媒界的“中华老字号”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综合资讯 > 最新推荐

宜人贷“梦想体验师”:方寸间的大世界

时间:2018-12-05 16:08:34  来源:中国前沿资讯网  作者:

    衣食住行,笔墨纸砚,有人的梦想关乎平日生活,有人的梦想是诗与远方。

  宜人贷“梦想体验师”,让一个个大大的梦想,从一方又一方砚台出发。

  这里的石头会说话,让现在的梦想发声,让从前的历史留下。

  马头墙,小青瓦,节次鳞比的大屋脊吻,倚在灰白院墙之上,倒映在流淌千年的徽州古河。

  一抬眼,店铺古色古香,一百来平的地方,井然安放着好几百方歙砚。

  这些,都是唐亮这些年的得意之作,要让他挑选出其中最爱,是断然不肯的,每一方砚台都是心血之作。

  他说,这些砚台如同自己的孩子,“哪里有哪个爱的多一点,哪个爱的少一点的呢”。

  “尽量无憾”

  这天,唐亮要去婺源买歙石,他看中了一块眉纹老坑,这是他最喜欢的纹路。卖家出价已经高于市场价三成,但是显然对这方石料很有信心,半点让步都不肯。

  唐亮一边拿着石料,拇指不停在还略显粗糙的表面来回摩挲,一边思量着。不一会儿,他便决定拿下,好物难求。只是,当时唐亮身上并没有备足那么多“银两”,他与卖家商量好,回去筹钱,三天后来交易。

  唐亮马不停蹄赶回黄山,开始筹钱。一天以后,他接到卖家电话,另一位客户以更高价格将这方歙石买走。唐亮日后每每想起此事,仍心有怨怼,偶尔还会抱怨几句人心不古,“我非常喜欢那块籽石,一看见立刻兴奋,脑子里开始构思”。

  现在,唐亮遇到和当年一样的情形,他绝不想让自己再次憾失爱物,必须最快速度筹措到一笔钱。他想起从前听朋友介绍过的宜人贷。他笑着说,至今仍然印象特别深刻的是,当时宜人贷的广告词,“手机宜人贷,借钱就是快”。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没有比快更重要的事,其他金融机构这时怕“远水解不了近渴”,更不愿意找朋友欠人情。于是,很快,他就从宜人贷借出了一笔钱,还没有等他离开卖家的店铺,钱就到账了。

  歙砚,始于唐,至今有千余年历史,与洮、端、澄泥,并列为四大名砚,其尤以料取于江西婺源龙尾山一带溪涧的龙尾砚为最优。歙石通常需要5亿年至10亿年的地质变化才能形成。苏东坡评歙砚,涩不留笔,滑不拒墨,呵气生云,贮水不涸。

  唐亮说,外人常常难以理解其对歙石的看重,但对制砚人而言,一方老坑好歙石犹如爱情,一夕错过便可能是永远,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尽量无憾而已。

  爱机车,更爱砚田

  选石,仅仅是开了一个好头。

  看、摸、敲、洗、磨、刻,选石相石,打磨制作砚坯,设计,而后,描图循图雕刻,再打磨,最后上油养护和配制砚盒……细究起来,每一方砚台制成都要经过十几道工序。

  一方砚台的制作,构思最耗脑力,常常一块籽石好几年也苦思不得其法。制胚最耗费体力,常常在工作台一呆就是二十个小时。而雕刻最有乐趣,个中欣喜,个中煎熬,五味杂陈,常常柳暗,常常花明,常常走着走着便到了桃花源。

  “制砚的过程,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。”唐亮至今记得师傅对他说过的话。制作周期少则一个星期、半个月,多则好几个月,甚至一年。“很苦,但是很安心,一方砚台很小,但仿佛所有人生百态,大千世界,都可在其中找到。”而让唐亮最为着迷的是,“一旦落刀,就不可修改,你必须落子无悔”。也许,对唐亮而言,制砚已经不仅仅是手艺,更是修行。

  这场修行自他闯入歙砚这方寸世界,就开始了。

  “我是土生土长的徽州人,小时候,歙砚是常见的,但那时也仅当成玩耍的物件罢了,和普通石头无二。”

  数年前的一个晚上,电视里播放着关于歙砚的电视纪录片。从此,为他打开了歙砚的大门。“那是非常神奇的穿越感,一个从小到大如此常见的物件,穿越上亿几千年而来,如此丰厚的过往,而你触手可得。”他开始四处寻资料,看展览,访名家,请教研读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很快,他开始拜师学艺。唐亮坦陈,他并无家学渊源,进入这一行当纯属误打误撞,是幸运,也意味着他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,绘画、书法、雕刻……全部要从头开始,这一点,打一开始,他就心知肚明,此后种种也便坦然应之。

  现在,唐亮的微信头像是一张骑着机车的照片。他打趣道,一般人看我的头像很难想到我竟然是做歙砚的,“我觉得我是有两面性的,这种两面性需要去观察和磨合”。通过歙砚,唐亮沉淀着心性,寻找着和世界,和自己交流的方式。

  他说,其实制作砚台的过程是寻找自我的过程,“不是做越多越好,而是越顺应原本的样子越好”。歙砚也如同人,罗纹、眉纹、金星、金晕、鱼子……物物皆有原本灵魂,但物物也都能有新样子。”

  唐亮进入歙砚的世界流连忘返,“这是对话,你慢慢知道从哪里来,然后开始对现在有认知,开始探索往哪里去。”从前,唐亮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不理解,常常都因为歙砚带来的更久远宏大的世界,而变得不那么重要。

  指尖上的传承

  谈及自己生长的地方,唐亮并不喜欢黄山这个名字,他还是习惯用徽州。他固执的认为只有徽州这个名字才能体现传承。

  歙砚制作技艺已经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“方寸间的世界很小,方寸间的世界也可以很大。”

  从最初推动一百多家歙砚制作店铺落户徽州新天地,到后来拜师学艺出师,开了自己的歙砚工作坊,唐亮已经和歙砚相伴7年。

  “开店,纯粹就是喜欢,一开始没太多挣钱因素”,匠人用自己的心血做,商人是当生意做。只是,对于已经上有老下有小的唐亮,生活还要继续。除了自己制砚,唐亮现在也会接电商活儿来做。

  只是,对于自己和买砚人的关系,唐亮仍然显得颇为意气,互相投机的客人,价格都会手下留情,话不投机就半句多,“宝剑配英雄,我不讨价还价”。唐亮曾遇上一个和自己一样对徽州文化极其着迷的客人,便忍痛割爱,把当时新制作的歙砚作品《抚琴》以成本价卖给了他。

  唐亮的店铺基本已经可以自负盈亏。他希望,在未来五到八年内,在当地开立一个小型歙砚博物馆,和八方四处来的同好们赏砚论砚。

  李煜说“歙砚甲天下”。帝王、文人、墨客都钟爱有加的歙砚,不仅仅是物品,更是一种情怀,是徽州之美活着的精神史,“我希望自己可以承上启下,但也确实不知道能做什么,就想着一点一点往前走,总归有收获。”

  生于斯,长与此,无论我们走多远,文化的烙印已深刻在心里,那是与生俱来的基因。科技不仅面向未来,也联结过往,我们因为科技而看见更美好的未来,我们同样因为科技而传承越来越多久远的传统文化。作为连接借款与出借两端用户的平台,宜人贷链接的不仅仅是致力传承、承载梦想的借款人,同样还有更多助力梦想前行、实现财富增值的投资人。我们绵延不绝的历史和文化,正因这些一个又一个鲜活个体,正因一次又一次科技进步浪潮带来社会意义,而得以流转至今。

最新信息

  本网讯 近来,腾讯与育碧可能进行合作的消息[详细]

推荐信息

  本网讯 近来,腾讯与育碧可能进行合作的消息[详细]
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 版权所有     京ICP备10039152号-2
郑重声明:本网页面构造与内容设置全部为自主创意,如有模仿或雷同将追究法律责任